臨牌過期,我上的保險沒法兌現

新車上路,必須掛車牌,哪怕沒有車牌,也需辦理“臨時身份證”。但是,有人因為車牌額度拍賣價步步攀升一牌難求,有人因為工作忙碌沒空辦理正式牌照,一拖再拖。於是,馬路上出現越來越多的“無牌車”。車主們也許不知道,新車“裸奔”的後果可能很嚴重。

近日, 一中院審理瞭多起因臨時牌照過期引發的糾紛。一面是車主喊冤:明明交瞭保費,為啥不給我賠?一面是保險公司聲明:明明屬於免責條款,憑啥要我賠?

案例一:隧道追尾

何先生買瞭輛車,還上瞭1年的保險。一個多月後的一天上午,他開車經過外灘隧道時,剎車不及,和兩輛車發生追尾。交警部門認定,何先生負事故全部責任。

更讓何先生鬱悶的是,他打電話給保險公司要求定損。保險公司查勘後明確表示,因為何先生的臨時牌照過期,保險公司拒絕定損。何先生隻好委托 道路交通事故物損評估中心對事故車輛作物損評估。3輛車的評估結論所示費用加上評估費等合計5.3萬餘 。何先生據此向保險公司索賠,但遭到拒絕。於是,何先生告到法院,請求判令保險公司賠付保險金5.3萬餘 並承擔訴訟費。

庭審論辯>原告何先生理由:“我承認持過期的臨牌發生交通事故。但我投保時,車輛僅有發動機號和車架號,壓根沒有車牌或臨時車牌,保險公司不是照樣 嗎?保險公司怎麼隻享有收保費的權利,沒有支付保險金的義務呢?”

被告保險公司理由:“根據 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,國傢對機動車實行登記制度。投保車輛尚未上牌,持過期的臨時移動證造成交通事故,對此所產生的損失被告不予賠付。所以保險公司隻需賠付強制險財產損失賠償限額2000 。”

案件審理>一審法院查明,何先生的車於去年5月17日才正式上牌,事故發生時臨時牌照已過期。原、被告之間簽訂的保險合同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,合法有效,雙方均應受合同條款的約束。根據《中華 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》規定,機動車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登記後,方可上道路行駛,尚未登記的機動車,需要臨時上道路行駛的,應當取得臨時通行牌證。而雙方合同條款也明確約定除非另有約定,發生保險事故時無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核發的合法有效的行駛證、號牌或臨時號牌或臨時移動證,發生意外事故時,保險人不負責賠償。

因此,被告應在交強險限額內賠付原告財產損失保險金2000 ,原告的其餘訴訟請求缺乏依據,法院不予支持。二審法院支持瞭一審法院的判決結果。

案例二:新車肇事

黃先生購買瞭一輛斯柯達明銳轎車,並購買瞭1年車險。同時,黃先生為車輛辦理瞭臨時牌照。臨時牌照到期後,黃先生照舊開著新車上路。

就在臨時牌照過期的第三天,黃先生駕車開到龍陽路附近時和一輛轎車相撞。交警部門認定,黃先生負全責。

事故發生後,兩車實際維修費用總價為1.5萬餘 。保險公司以黃先生的車輛臨時牌照過期為由,將車損定為 幣2000 。黃先生為此告到法院,要求保險公司賠償車輛保險金1.5萬餘 。

庭審論辯>原告黃先生理由:“保險條款中的免責條款寫的是沒有牌照,我是有牌照但是過期,我覺得這是不同的概念。我的臨時移動牌照是否過期,和是否會造成事故是沒有必然關系的。我違反的是道路安全法,而保險公司應該維護的是保險法。所以我臨時牌照過期,保險公司不予理賠是不合理的。”

被告保險公司理由:“黃先生車輛的臨時移動證已經過期,他作為駕駛員應該對此明知。該行為不僅僅屬於合同約定的免責事項,而且該行為也違反瞭道路交通安全法。根據保險條款的約定,保險公司無需賠付車輛損失。

案件審理>一審法院認為,雙方爭議焦點在於:發生事故時,原告車輛的臨時車牌過期是否導致被告免於承擔保險責任。對於爭議焦點,法院認為,對合同條款的解釋,應當符合法律的規定,並遵循一般社會公眾的常識。根據《中華 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》規定,機動車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登記後,方可上道路行駛。同時,無有效車牌不可上路行駛屬一般社會公眾均理解和接受的常識,無需特別解釋。因此判決保險公司應在交強險范圍內賠付原告財產損失保險金2000 ,駁回原告的其餘訴訟請求。

法官提醒

對於如今越來越多的臨時牌照過期引發的糾紛,有必要提醒大傢:無論出於何種原因,車主購車辦理好臨時牌照後,都應及時辦理正式牌照。如果確實有特殊情況無法按時上正式牌照,應註意保險合同中的約定,看是否有無牌或臨時牌照過期免責的條款。萬一臨時牌照過期,寧可讓 車“窩裡趴”,也不應抱僥幸心理盲目上路,萬一發生意外,得不償失。